iloveyou

心花放

01

周泽楷站在教室里,盯着地板。

一声不吭。

这是全市最好的中学里的教室,现在被临时拿来当面试室。想要进学校的学生,首先要通过笔试,再经过面试。自我介绍一段,然后由老师提问,他来回答。

流程是这样的。

但是周泽楷站上去,说了“我叫周泽楷”以后,就开始低着头看地板。下面的老师们面面相觑,他们对这位笔试成绩第一的状元的沉默,早已有所耳闻,可今天亲眼所见,还是陷入了尴尬。 

“咳。”有个老师忍不住了,翻了翻手里的资料,问:“周泽楷同学,你有什么特长吗?”

周泽楷犹豫了一下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本来想让他随便说一个就通过的老师面色有些不好,只好又想了一个惯用的问题:“那你为什么想来我们学校?”

这个问题让周泽楷抬起头,望了望窗外,带着些许雀跃的情绪回答:“这里绿化很好。”

……

是了,这所百年老校,不乏参天大树,甚至还有一片小花园和凉亭用于学生课后休息。

老师忙着打圆场:“那是不是来我们学校是为了更好地进步呢?”

周泽楷不迭点头。

老师松一口气:“行你通过了,记得准时报到。”

周泽楷惊喜地看向面试的老师,又急急低下头,对着地板踩了几下。然后鞠了一躬,跑出去了。

“是我看错了吗?”一位老师问旁边的人,“他刚刚跺脚干什么?”

“谁知道呢,天才总有些怪癖嘛。这可是冯校长专门叮嘱一定要招进来的高材生。”


周泽楷在走廊里跑了一段,又想起什么,回头一看,果然。

他叹了口气,往回走了几步,将那一条直线上生出来的绿芽全都踩没了。

“喂。”一个不太严肃的声音飘过来,“干什么呢?”

周泽楷眉头一拧,他看见了叶修。

叶修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更是出了名的聪明,周泽楷怕被他看出什么来,叫了一声“前辈好”,就硬着头皮准备往前走了。

“新同学。”叶修却不肯放过他,“我怎么觉得你很眼熟啊。”

周泽楷僵住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咬着牙开口: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?”叶修装作惊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讨厌,“难道我看错了?”

“看错了。”周泽楷说。

然后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聊,把鸭舌帽一戴,疾步消失了。

叶修愣了愣,苦笑着摸自己的脸:“我有那么讨人厌吗?”


02

叶修当然不讨人厌。

至少,现在周泽楷还不算人。

他也不是讨厌叶修,只是如果进校第一天,就暴露了秘密,他的修炼也失败得太彻底,只能急匆匆地消失。

周泽楷是个没有成熟的花神。

原本按照规矩,他还有两百年才能出世。可长老方明华说他天赋异禀,早点出来有好处。

说是这么说,周泽楷出山的时候,方明华还是舍不得的,他拉着周泽楷的手:“你修炼还不到位,千万别在人面前暴露了出来。我上次在人间遇上一个叫江波涛的,你且先和他学学怎么好好做人……对了,你这书包怎么这么鼓,装的什么?”

周泽楷说:“食物。”

他又解释说:“花肥。”

方明华:“……”


只是真的出来以后,才发现问题多多。周泽楷不爱说话,高兴了也不会像别人一样表达。有次和班里同学去看喜剧电影,旁边的女生都在哈哈大笑,转头一看,周泽楷正盯着地板。

“周泽楷。”楚云秀问,“你看地上干什么,还能看出花儿来啊。”

说完看周泽楷没反应,继续和苏沐橙吃爆米花了。

灯光昏暗,她没看到周泽楷脚下的木地板上,有几朵花正在往上窜。周泽楷想去踩的转瞬之间,已经长到膝盖高了。

周泽楷正不知所措,喀嚓一声,电影已经放完亮灯。眼看同行人都站起来,周泽楷忙伸手拔了花,反手藏到身后,站起来和他们一起走。

出了电影厅被同学看到,他们一定会奇怪。

周泽楷环视周围,想找个垃圾桶,可快到门口了依旧没看到。眼看还有几步路,周泽楷又想起方明华千万不要曝光身份的嘱托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花塞到了身后人的手里。

那个陌生人奇怪地“咦”了一声。

周泽楷心里也实在抱歉,低声说了句:“送你的。”便跟着同学一起出去了。

虽然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,但他没有追出来询问,实在是帮了周泽楷一个大忙。

该说声谢谢的。


回去周泽楷去问了江波涛,民间医学家江波涛给周泽楷做了诊断。

“法力不足。”他说,“所以伪装人类还不到位,情绪会通过植物生长表现出来。”

他还拿周泽楷做了几次测试,发现每当周泽楷心情愉悦的时候,只要脚底下有土壤或是灰尘,身上自带的花种就会落地开花。

“这个没办法,你只能记得随时观察地板,一有发芽的迹象就踩死。”江波涛说。

周泽楷太痛苦了,他是个花神,又不是网上抢楼的,整天杀花,残害生命啊这是。

“没事,刚发芽就踩死,顶多算流产。”江波涛安慰他。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
这天晚上周泽楷失眠了。

叶修没看到吧。他想。

翻了个身。

他看到了吧!

又翻了个身。

他会去告老师吗?

再翻个身。

老师不会信他吧。

周泽楷滚到床下面去了。

他懊恼地站起来,一想到叶修那似笑非笑的样子,更是发愁。

等下次去试探一下叶修吧。周泽楷这样想着,并不知道自己定下了多么高难度的任务。


03

等到开学忙起来,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去找叶修,叶修就找上了他。

叶修是学生会长,问周泽楷要不要加入。

周泽楷第一次收到这种邀请,不知作何反应,把办公室地板的纹路都快数清了,听到叶修说:“小周没想好吗?先一起去吃个饭吧。”

周泽楷一看时间,“嗯”了一声,和叶修去了食堂。

叶修看到周泽楷的餐盘时,颇为惊讶:“你这么喜欢吃肉啊。”

叶修又说: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心想这位同学漂亮得跟花儿一样,以为你是……喝风饮露的。”

这句平常的称赞,在周泽楷听来却是重重的暗示。

周泽楷说:“我吃素。”

夹了一块红烧肉吞下去了。

叶修乐不可支。

他叹口气,又看到学生会的熟人,招呼道:“隔壁校的张佳乐回云南带了鲜花饼,让我给你们拿来了。”

众人欢呼着一拥而上,把好几盒鲜花饼分着吃了。

叶修忙碌中也没忘了周泽楷,他抬眼看周泽楷,周泽楷脸都白了。

“小周要不要来一块啊。”叶修问。

叶修太可怕了!他居然人身威胁!

周泽楷心里苦,他说:“我愿意。”

“啊?”叶修没反应过来。

“我愿意加入学生会。”周泽楷说。


周泽楷确定叶修知道秘密以后,愈发觉得叶修很可怕。

叶修会在周泽楷结束光合作用的傍晚约他出去跑步,然后趁周泽楷累得气喘吁吁来不及防备时讲一个好笑的笑话。

“咦小周,”叶修问,“你伸腿在踩什么?”

周泽楷忙收回了他细而有力的长腿, 擦擦额头上的汗:“没什么。”

他又说:“我回去了。”

叶修不接他的话: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花香?”

周泽楷想,我不会上当!

“没有。”

叶修轻笑了一声:“怎么感觉自从你来了,花就开得特别茂盛。”

他又看向周泽楷,周泽楷的脸微微发红,什么话也接不上来,说了句“前辈再见”就走了。

回去后周泽楷给自己接了杯热水,却不喝,捧着水杯发呆。他总觉得叶修这句话依然是威胁,可怎么他听着,却有点称赞的味道。

而且,他似乎,还有点高兴。

“喂,小周。”室友江波涛叫他,“想什么呢。”

江波涛指了指地上。

周泽楷手一抖,把刚得到一线生机正攀着周泽楷腿生长的玫瑰给烫死了。


04

“这次元旦晚会要不要多布置点花?”叶修看着周泽楷交上来的策划案,提意见。

周泽楷惊恐地看着叶修。

“我挺喜欢花的。”叶修又说。

这已经不是暗示了吧。周泽楷已经不堪这样的欺压,咬了咬牙,想和叶修彻底决一死战。

这些天经过他的研究,对叶修的身份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叶修姓叶,外号还叫叶神,是哪个山头的简直不加掩饰。可恨他修炼得太好,没让周泽楷发现一丝破绽,倒是周泽楷自己,好几次都险些暴露了。

比如自习的时候,叶修作为值日的干部来检查,忽地走到周泽楷座位后面,弯下腰:“这里做错了。”

他纤长的手指在周泽楷的试卷上轻轻一点,周泽楷一看,果然算错了。他嘟囔了一声,拿修改液在上面涂。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叶修偏过头。

周泽楷脸有些发红,提高声音:“谢谢。”

叶修这回听清楚了,对着周泽楷笑起来。周泽楷忽然觉得这具身体运行得不太好。

比如心跳刚刚漏了一拍。

眼看叶修走远,周泽楷忙弯下腰,把在寂静中凄惨尖叫的花芽掐掉了。


等周泽楷算完他的胜率,叶修早就消失得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周泽楷就站在原地,直到叶修回来。

叶修捧着一束花,还是冲着周泽楷笑:“选这种花布置会场怎么样?”

彩排的灯光打歪了,照在叶修的身上。黑黢黢的礼堂里叶修光芒万丈。

周泽楷忽然明白了。

叶修好像……不是在威胁他。

似乎是在……泡他?

周泽楷在心里忧愁起来:不知道轮回会不会同意。毕竟他才300岁,还是早恋。

周泽楷说:“我不喜欢。”

叶修倒是没意外,问:“那你喜欢什么?”

周泽楷说:“太多花了,不喜欢花。”

“喜欢叶。”


05

周泽楷伸出手来拥住叶修的时候,叶修在他耳边说:“可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送我的就是花啊。”

周泽楷僵了一下,似乎有些什么东西,搞错了。他很混乱,却又不想放开:“所以那天,才说眼熟?”

叶修迷茫地任由周泽楷抚摸他的脊背:“是啊,花是你自己送的,你还装不认识我。”

丹田里空无一物,是确确实实的人类。

只是再阴差阳错,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。周泽楷垂下眼睛,说:“没有,很喜欢。”

“我也很喜欢小周。”叶修一边说,一边惊讶地盯住周泽楷脚下的地板。

一簇花丛,在肆意地生长。

那是满溢的心花怒放。



评论(56)

热度(13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