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oveyou

求道成仙

1.

周泽楷是新新新东方崂山修仙学校招的第一批自主招生学生。

毕竟学校那年才终于拿到了批文可以开校,还只能小范围内部招生。入学考试时,老师让同学们都说说对修仙的看法。其他人都在胡扯,还有人说自己是来学习熬夜技巧的,为了能24小时打游戏修仙。周泽楷的沉默在群魔乱舞里不但没有格格不入,反而成了一股清流,轮到他的时候,边上的面试官抬头看了一眼,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憋出来只言片语,也没有机会解释自己是因为操作系统失误,不知道怎么白光一闪就报考成功,请问能不能退出,对方就一拍桌子:这位同学根骨奇佳啊!来!进高级班!

周泽楷就这样入校了。他刚进校就被学校拉去拍了广告,广告牌就在崂山的进山公路旁挂着,上面是他从睡梦中被拽到摄影棚的样子,被套上了不合身的古装尴尬而又迷茫地笑着,广告词写着:
修最牛的仙看最帅的神!

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他的班级辅导员——哦不,应该叫师傅,也有些不好意思,说虽然没有广告代言费拿,但是可以教他点招数做补偿。

“穿墙术你知道吧!这可是隐藏级bug,大四才开课,还要校领导审批后才能教的,今天为师就传授给你了。”

周泽楷也有些激动,他屏气凝神,把辅导员的一招一式都记下来,确认无误后,低头冲向了对面的墙壁。

愧疚的辅导员承担了周泽楷的医药费。


穿墙术是失败了,但周泽楷根骨奇佳那句话,却实在是百分百不掺水的。别人还在拼劲全力让自己的脚能离地一厘米的时候,周泽楷已经收拾好课本坐在剑上飞去食堂了。无论是驱物还是传音,引风还是控水,都难不倒周泽楷。所有人都羡慕他,认为他会是这个学校最大的骄傲。


2.

只有一件事。

只有那一件事。

已经大四了,周泽楷依然不会穿墙。

他找了很多位名师,也去找校医做心理咨询,所有人都告诉他,放轻松,什么都不想,不要执着,自然就能穿墙而过了。周泽楷当然明白,可是做起来又是另一件事。他总是不断地撞墙,贴着创可贴无辜地站在一边喝奶茶,看着别人都唰地穿了过去。

眼看学校的招牌就要无法毕业,教务处主任不停叹气,最后对周泽楷说:

“小周啊,学校前几天给你做了体检,这不是你的错。你体内还有慧根没通,还需要到凡间历练一番,就能迈过这道坎了。这样吧,剩下的课程你就别上了,反正你也早就会了,学分就用你的凡间实习来补。”

“哦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实习工作不用担心,学校都给你安排好了。你就去XX快递吧,这是那个片区送货量最大的快递公司,每天要去很多人家里送货,你就有很多墙可以撞了!”

“……哦。”周泽楷就这样接受了安排,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忍不住回头,“是穿,不是撞。”

虽然这两者对此刻的周泽楷来说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
3.

三个月后。

杜明抬了抬手腕,看着时间。

他终于下定决心,站起来走向周泽楷:“小周,我有个约会,实在来不及了,剩下这几个快递你帮我送一下行吗?”

“嗯。”这对周泽楷不算难事,他把那几个盒子拿过来,“上林苑?”

“嗯!”杜明不迭点头,“就剩这个小区的还没送,太远了,赶不过去了!”

“我去吧。”周泽楷的话依然不多,把快递放在他的小三轮后面,便戴上头盔,一踩油门开远了。

杜明还发着呆,他想着那个已经被大家私下讨论了很多次的话题:

这个叫周泽楷的新来的快递员,到底是怎么做到送那么多快递,一跃成为业绩第一的?


三轮车缓缓地降落在房子后面的草坪上,周泽楷环顾四周,没有人经过,他松一口气,收起了隐身术。

“叶修”,收件人上的名字,却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,只有备注写着:“没有手机,放传达室就行。”

真是随性,但周泽楷可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快递员。他比公司要求的更努力,甚至有客户打电话来表扬他:“现在的快递员可不负责了,一个个都让下楼去取,或者不打声招呼就放快递柜里了,但他每次都会送到我家门口,而且好几次跑得太快,还撞到门上了。你们可得给他发奖金啊!”

撞门上、撞墙上,撞遍了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区域,依然没有学会穿墙术,慧根总还通不了。再这样下去,别说驾鹤飞天当神仙,连全优的成绩说不定都保不住。

周泽楷拿起包裹,向着目的地走去。


4.

家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应该报警的。叶修想。

但是我没手机啊,他又这么想着,算了算了。

“您是?”叶修有礼貌地问道。

私闯民宅的小帅哥却比他还紧张,好一会儿把掉在地板上的盒子捡起来:“您的……快递。”

原来是送快递的。

趁着户主拆快递,周泽楷贴着墙就想离开,可惜不能如愿,对方还是问了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啊?”

“……门没关。”周泽楷欲哭无泪,只好开启扯淡模式。他总不能说这次居然穿了过来,想再试试却又不行了,还在哐哐撞大墙呢,收件人已经却开门回家了。

“哦……”叶修低头看看手里刚打开门的钥匙,又抬头看看一脸纯良,只有额头上有些许白灰的快递员,没有多说什么。

这下可以走了吧,周泽楷想着,叶修却搭上了他的肩膀,拍了两下,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叶修已经冲着他说:“那谢谢你了,再见!”

当然会再见。周泽楷抬头望着上林苑的高楼,他们会再见很多次。

因为他终于找到那面可以穿过的墙了。


5.

“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……”

“你这个开头很像言情小说啊!”方锐打断叶修的叙述。

“他就出现在我家里,说是因为门没关,但我记得我关门了。”叶修继续说,“所以第二次我出门前特地反锁了门,只能从外面打开,回家的时候发现他又在我家,还正准备从窗台往下跳楼。”

“偷东西的。”陈果说,“报警不就结了。”

当然不是。叶修认得出心怀不轨的小偷,不会有周泽楷这样的。

“也许是《重庆森林》里面那样,”苏沐橙想象力比较丰富,“他喜欢你,每天去你家换掉毛巾牙刷和肥皂。”

当然也不是,家里什么东西都没变化,肥皂没有减肥,罐头还是照常过期。只有忽明忽暗的灯光里,周泽楷把包裹递给他,说:“你的快递。”

谁会不识趣到报警呢。更何况叶修家里根本没什么好偷的。

除了……


6.

在揽下杜明的业务以后,周泽楷又做了另一件事,就是搬到叶修的隔壁。

所有人都很惊讶,包括租给他房子的房东。最后交押金的时候,房东大概实在是过不去良心那关,拉着他说:“周先生,我们这个小区闹鬼你知道吗?现在整个小区除了隔壁那个胆子大的,几乎就没人了。我丑话说在前头,要是出了事钱可是不会退的。”

周泽楷哦了一声:“没事。”

那天晚上果然闹鬼了,卫生间都是血,还伴随了哭喊和尖叫。周泽楷睡不着,爬起来也不知道干些什么,比起鬼,还是学习更重要。周泽楷站起来,冲向墙壁。

又、又成功了。

还好这次房间里没有人,周泽楷转身折返跑,肩膀却撞上了熟悉的人。

“呃。”叶修举了举手里的碗,“要吃泡面吗?”

叶修泡的面挺好吃的。周泽楷得出评价。

人也挺好的。起码到现在为止,他都没有把周泽楷绑着送去警察局,还请他吃面,送他到隔壁的时候,才问了一句:“这里闹鬼,你不怕啊?”

周泽楷说:“我会防身。”他还有从学校带出来的桃木剑。

叶修笑了:“防身术可不管用。我教你啊,你屋里的鬼是一个把钱输光的赌鬼,只想要钱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在地上多撒点一毛钱硬币,最好撒到沙发底下,抽屉缝里,他捡一晚上硬币就不会来烦你了。”

这听起来太怪力乱神了,叶修说话时,看起来也不怎么认真,但周泽楷想想在叶修身上发生的事情,居然没有反驳,默默地把门关上了。


“那天晚上我撒了一地硬币。”

叶修一边签收包裹,一边听周泽楷说话,他问:“怎么样?有效果吧。”

“撒的全是一块钱,这些天都没事了。”

叶修歪头思考了一下:“他高兴疯了,这些天都出去赌钱了。其实这招很有效的,大部分意外去世的鬼,其实都会缺钱,但是那些屋主宁愿去请神棍算命,都没想过给鬼送点钱消灾。”

“不给钱就算了,我每次给人出这主意,他们还说这个招数叫做:”叶修说得自己都笑起来,“撒币。”

周泽楷听得一愣一愣的,问叶修:“你是驱鬼的?”

叶修把快递面单撕下来递给周泽楷:“鄙人兴欣电视台制片人。”

“主管节目是《相信科学》”


7.

淦,叶修当然不相信科学。

小时候不懂事,刚开了阴阳眼就跟亲戚说你肩膀上有个小孩,被老爹一顿暴揍。再后来遇到的怪事越来越多,他干脆从唯物主义的家庭出走,斩妖除魔去了。一路走到今天……

“欢迎来到《相信科学》春节特辑第一期!”电视上的苏沐橙落落大方,“今天的嘉宾是我们节目组的制片人……”

制片人正坐在旁边,抓了一把瓜子给周泽楷:“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这个节目?可以研究一下你怎么能穿墙的。”

屏幕里的叶修也在侃侃而谈,说什么遇见一个大妈印堂发黑,一问知道他们整个村子的田都被毁了,粮食一点不剩。村民整夜守着,第二天早上还是一粒米都没剩下。

“实在是太诡异了。”叶修叼着烟,面无表情。

周泽楷却立刻捕捉到了叶修的诡异之处:“伞?”

电视里的叶修,晴天还撑着把雨伞。

叶修颇为惊讶地看向周泽楷:“你很有悟性啊。这是千机伞,只要一打开……”

他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:“死得很快。”

《相信科学》节目组辛苦了好几天,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:一只饥饿的野猪。村民们顺手杀了猪吃肉,过上了一个热闹年。

那把怪伞也收起来了,电视里,叶修握着伞柄站在一边,伞有些不安分,晃动了几下,很快被叶修直接插进土里,然后毫无声响。

“那是一只饿死鬼。”叶修解说道,“我后来把它送去收泔水的地方了,它吃完又吐,吐完又吃,可以循环利用不浪费……小周,怎么不吃了?”

吃是吃不下了,但周泽楷的确对叶修的能力有些感兴趣。

如果真的能找到他穿过这面墙的原因,说不定以后就能穿别的墙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,顺利毕业不是梦。




8.

“市民周先生最近遇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”叶修把话筒递给周泽楷,“周先生讲一讲吧。”

“……”要周先生讲完全过程太复杂了,他只好现身说法了一次,身影消失在墙里。

“好!”工作人员在一边鼓掌。

“咳咳,严肃点。”率先鼓完掌的叶修一脸正气,打开门走进房间,“那请问周先生,这个情况是怎么发生的呢?”

“送快递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啊对,送快递!”叶修把展示品拿过来,“那天周先生就带着一箱泡面从天而降,给我提供了维持生命的动力……但是更奇怪的是,他只能穿过我家的墙,而且是只能进来,不能出去。所以从此以后,我经常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小周……啊不,周先生待在我的房子里。”

几次以后,周泽楷已经学会了适应。出不去的时候不会焦虑也不必跳楼,还可以用叶修的锅炼丹,叶修回来的时候说你这巧克力豆挺好吃的,顺便用电蚊拍把偷吃的小鬼扇去一边。

叶修虽然挺能聊天,但大概见得多了,并没有对着周泽楷刨根问底地追问。周泽楷只说在上大学,最近出来实习,叶修也没问哪家大学需要当快递员实习,倒是记着之前和周泽楷提起的节目录制,拉着周泽楷来录最新的一期素材。

“穿墙术在我国的传说里一直有,是一种基础的法术,但在现实生活中,却没有人真正见过。”叶修一边解说,一边敲着墙壁,“墙是货真价实的水泥砖,照理说人体是不可能穿过的。关于这个问题,我们节目组特地电话咨询了著名神棍,啊不,玄学研究专家。请问王杰希教授,听得到吗?你怎么看待人体穿墙术呢?”

王杰希说:“神经病。”

把电话挂了。

叶修丝毫不觉得尴尬:“看来王教授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了解,那么周先生本人又怎么看穿墙术?会不会很害怕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?”

周泽楷非但不怕,还巴不得能持续下去通过考试顺利毕业,但配合节目主题要紧,他说:“我相信科学。”

背完台词松一口气,又看到叶修在对面冲着他眨眼,才想起来接一句:“XX感冒灵,科学用药,拥有强健体魄。”

叶修感动极了,周泽楷太敬业了,这么一张脸帮他们念广告,赞助商要是不把钱加倍就太不厚道了。拍了一堆工作结束,周泽楷问叶修准备怎么在节目里解释。

叶修说:“就说你梦游从窗台翻过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这次是真的没话讲。

“可刚演示了一遍穿墙术。”

“那是节目组做的特效。”叶修手一挥,“回去就报销制作费用。”

周泽楷震惊到无法反驳,叶修又拉着他回了屋里,说虚假节目拍完了,还是要完成任务给周泽楷研究一下真正原因。说着又拿出一堆工具做检查,忙来忙去,周泽楷都忘了问他想问的那个问题。

为什么编的故事是我梦游,会翻窗到你家来呢?

你是不是……也很想我来。


9.

于是周泽楷跟叶修说起这是他的必修课,他的烦恼之源,以及他为此付出的努力。在他辛苦送快递的时候,他的同学们很多已经在快乐地跳大神了,简简单单就收工等发毕业证,而他却过不了这简单的一关。

叶修说巧了,那我们是同行啊。

比起电视台和物流的区别,捉鬼的和修仙的似乎也挺接近,不过是一个负责地下一个负责天上。叶修又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说:“大不了晚点飞升。我刚见鬼的时候,也好不到哪儿去。我爸妈也不信我,我快被水鬼淹死的时候我爸问我怎么出去游泳不带我弟,还一身湿回家,拿鼓风机对着我吹,水鬼的魂都被吹散了。”

听起来像在安慰,又有点像是个笑话,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给点回馈,他想不出什么好笑的笑话,就跟叶修说:“下次,我给你画个结界。”

他现在的能力,当然不用周泽楷画什么结界来防着鬼怪。但周泽楷言语间认真,他居然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:“那一言为定了啊。”

周泽楷突然有了一种很浪漫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他觉得,之所以他苦恼的穿墙术在叶修这里畅通无阻,是因为有叶修在的地方,他就可以克服最难的难关。


快活不知时日过。

等辅导员打来电话的时候,周泽楷就像所有摸鱼的大学生一样,终于意识到他的deadline已经没几天了。

“练得怎么样了啊?”辅导员问,“能穿墙了吧?”

周泽楷比没完成作业的小学生还要羞愧。

但老师要来验收成果,交白卷总是说不过去的。周泽楷突然想到一个好去处。

周泽楷骑着小三轮,把出差路过的辅导员从快递点拉到他家,并当着老师的面表演了他此地限定的穿墙术。等他从叶修房里开门回来的时候,辅导员并没有夸周泽楷进步神速,甚至额头上全是冷汗。辅导员说:“你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?刚进小区我就感觉不对了,这是极阴之地啊。天天闹鬼就算了,你这隔壁的屋子,煞气极重,不是一般人住得下的。你睡在边上,每天不觉得噩梦缠身?”

周泽楷摇头。

辅导员从旅行包里翻出风水罗盘,摆弄了几下,磁针转来转去,始终停不下来。辅导员说:“你看,这里的磁场完全乱了,除了墓穴乱葬岗,人间都是阳气重的地方,你能穿过墙壁,应该也是因为这里和鬼域没什么差别,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,只有……”

磁针突然疯狂地转了起来,外面的天色也完全阴了,辅导员面色一沉,抓着周泽楷:“不好,鬼王回来了,快跟我走!”

走是没有走成的,叶修正站在门口,提着几个袋子:“外卖叫多了,要一起吃吗?”

辅导员菜没少吃,坏话更没少讲,饭桌前还在跟周泽楷咬着耳朵念叨:“你和他是朋友?他可是鬼王!我看你还是马上跟我回学校,驱邪得趁早……”

叶修本来装着没听见低头吃饭,听得实在忍不住笑了:“哪家专业协会评的鬼王啊?”

辅导员的筷子掉了,生怕叶修下一刻就要开杀戒。

“还是说一年一度选拔赛比出来,地府鬼王争霸赛?”叶修又提出一种假设,“大师,这都二十一世纪了,我就是个享受现代生活的普通人而已。”

辅导员却不信:“那你选这种地方干什么?”他偷偷跟周泽楷说,怀疑叶修是要开坛做法,扰乱人间。

叶修说:“这地方闹鬼,房租便宜啊。”

辅导员气得要命,第二天临走前又嘱咐周泽楷:“我还是要提醒你,他身上不干净,你和他待久了,有损修为,对修仙不利啊。”

周泽楷应了一声,终于问出了他入校以来一直想问的问题:“到底为什么要修仙?”

辅导员愣住了,大概从来没想过,半天他才说:“你就当是找了一份顶级工作吧。”

周泽楷想想,实在有点亏。为了份工作就要放弃和叶修接触,工作听起来还没什么好处,又要辟谷又要禁欲,听起来像言情小说里买椟还珠的渣男……

还好辅导员并没有强制要求,他只是让周泽楷想清楚得失。说着他又叹了口气:“当初校长看你骨骼清奇,非要让你进学校。没想到进是进了,还是留不住。”

周泽楷却想到另一件事情:“穿墙……”

辅导员不以为然:“我都帮你录下来了,回去就提交教务处。离清考没几天了,不能影响学校的毕业率啊。你以后再多练练吧,总不能一直这样。”

周泽楷说了谢谢,把辅导员送到楼下,一转身就看见叶修在台阶上笑:“我影响你修仙了?”

周泽楷没有否认,嗯了一声。

“那怎么办,你要搬走吗?”叶修问。

“不。”周泽楷说,又往前走几步站上低一级的台阶,抬眼与叶修平视,“不修仙了。”

叶修却没什么表示,周泽楷有些气恼地抓住叶修的手:“要补偿。”

叶修压着嗓子问:“要什么?”

“要你。”

难得一见地,叶修的脸彻底红了,他反手抓着周泽楷往上走,边走边在空荡荡的楼梯上说:“这里人太多了,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
整栋楼寂静无声,但周泽楷知道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连妖魔鬼怪都在祝福他们。


End.

评论(49)

热度(782)